国内  生活  上海  成长  区县  农村  科技  校园  娱乐  图片  房产  女性  文学  消费 生活信息
关键字:
飞来横债,雪冤无门--山东省禹城市伦镇薛官屯村郭义林老人的真实遭遇!
http://www.bjnew.net   来源:北网   2019-04-15 16:39:55

   ——七旬老汉为莫须有的债务奔波两年有余。是人为的构陷?还是法律的淡漠?还是有人假着法律的外衣欺上瞒下?

  编者语:近日记者接到一名七旬老汉的求助。说他无故背上了近万元的债务,并且被告上了法庭。法庭审理过程中,老汉发现诸多疑点,认为其中存在法官不作为,甚至与原告勾结的情况。编者对老汉进行了采访,现将采访内容整理如下:(文中标题及()中红字部分为编者所加,非老汉口述)
  人物关系说明:
  郭义林——被采访者,案件被告;

  

     魏德龙——已故,生前是郭义林好友;

  魏  亮——案件原告,魏德龙之子;

 
  张劲平——伦镇法庭法官

  老汉有冤!
  “我叫郭义林。生于一九四三年,今年已经是七十五岁高龄了!我家住在山东省禹城市伦镇薛官屯村,祖祖辈辈以种田为生,都是老实巴交的庄稼人!就在前两年发生了一件事情,使我这个老实巴交的种田人蒙受了巨大的冤屈和耻辱!直到现在,我也很难从这个事情的阴影中走出来!事情发生后的每一天我是彻夜难眠、寝食难安!老了老了,怎么还遭受如此大难?!我是喊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就在百般无奈的情况下,我通过各种渠道终于找到了能够替我说话的人!这些话我憋在心里多年了!一直想找人说,却没有人听我说!几个北京的记者同志得知我的遭遇后,他们很是同情和挂念!几经辗转找到了我的家里。我是如同见了救星一般!把我的耻辱遭遇详细地讲述了出来。”
  飞来横债,身陷官司
  “在二零一四年的?月份!有一天我在家里干活呢,魏亮到了我家里。问我他父亲魏德龙在世时的钱存在了哪里。我说不知道。他说他父亲在的时候经常和我聊天,怎么不知道呢!?说完他就离开了。过了几天他又来找我,要我还他九千元钱。我说:“我啥时候借过你父亲的钱?我真需要钱,多少钱我的儿子和女儿自然会给我的,怎么着也不会借你父亲的钱!”他说:“你不给我你就等着吧!我去法院告你!法院我有人!肯定会判决你输的!”
  “又过去了几天,伦镇法庭的人给我打电话要我过去。我去了后,告诉我是魏亮起诉我。要求我还钱给他!说他父亲在的时候我借了他父亲九千元,还有利息等!上面有我的指纹!”
  疑点重重的鉴定
  “伦镇法庭那个法官叫张劲平。我再三强调:我没有借过任何人的钱,指纹、签字画押都不是我的!再说也我没有上过学,不会写字啊!张劲平法官说,要不你去做鉴定吧!张法官要我把鉴定费用交给他,并且要我负责出车和费用。(疑点一:鉴定费用是不是应该给鉴定机构?)我租车由张劲平法官带着来到了济南市山东大舜司法鉴定所。当时来到鉴定所的时候没有其他人,他却要我在外面一直等着,说是他的一个同学在这里。我一直等到中午十二点多,也就是吃午饭的时间!他们这才要我采样留指纹等等!(疑点二:为什么不是在上班时间做鉴定?)事后我打听了一下,像我这种情况,不应该是我来举证。按照国家法律法规应该是谁举报谁举证,我配合就可以!(疑点三:张劲平法官身为法官,为什么犯这种明显的错误?)”
  法官的徇私
  “因对山东大舜司法鉴定所的鉴定不满,怀疑他们作假,我又找法院进行再次鉴定。一切的费用又都由我这个老头子出的。事后山东大舜司法鉴定所把原件鉴定费一并退回到法院张劲平手里。(疑点四:为什么退费?为什么退给张劲平法官?)张劲平法官带着我来到了山东政法学院司法鉴定所,采集指纹等。所有鉴定一上午很快就做完了,可是却不知道为什么张劲平法官司迟迟不说返回。一直等到下午三点多了,有个小伙子来搭乘我们的车一起回伦镇。后来又把小伙子送到了十几里外的家里才算完事。事后才知道,这个等了近四五个小时的小伙子,是张劲平法官的儿子!那天下班后坐我们的车回老家。我真的想不通啊!一个堂堂的人民法官是这样子为人民服务的!”
  蹊跷的鉴定报告
  “两次的鉴定报告都是给我的复印件,时至今日我也没有看到原件。事后我也是多方咨询律师,律师说鉴定报告意见书原件是作为当事人应该持有的。不知道是出于啥原因至今没有给到我的手里面。我自己多次、反复地查看过他们给我的复印件。里面没有一个字是我郭义林写的,没有一个指纹印是我在任何一个鉴定所留下的指纹样本。我始终在纳闷:怎么我们的鉴定所鉴定水平这么”高”嘛!更加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山东大舜司法鉴定所出的鉴定意见书里面鉴定时间上出现两处错误!这么严肃的法律问题能够出现这么低级的错误,不得不使人浮想联翩,是鉴定人事后的良知发现故意所为还是……?我几次找到张劲平法官要求他把鉴定书原件给我一份,他说他把原件给了法院的档案室了,可是档案室只有复印件没有原件,至此原件在哪里都成了未知!!!”
  死人收利息
  “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2013年3月9日付利息650元,2013年9月10日又付利息646元。而2013年的8月份原告魏亮的父亲魏德荣已经去世了,那么是谁收取了646元的利息呢???难道是死人复活?这么明显的问题法院没有进行庭审调查就草草结案,不觉得有些荒唐吗?作为当事人的我,是一次都没有参加过庭审!”
  还我清白
  “人们常说,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因为我与魏亮的父亲魏德荣是生前好友,魏亮要求我告诉他,他的父亲生前把钱借给了谁!因为我确实不知道他父亲把钱借给了谁!他就以这种方式打击报复我这个年近八旬的老人!更为可气可恨的是,我们法院的个别法官不但不依法公正判决,还成了打击报复的帮凶!天理何在!良心何在!我今天就是死了也要为我自己证得清白!为了这个事情我是往返伦镇法庭不下七八十次之多!致使我一个年近八旬的古稀老人身心疲惫!心力交瘁!主要是这件事给我造成的精神压力和名义的损失是无法估量、无法挽回的!几年来,我失去了一个正常人的生活!生不如死!我希望媒体把我的事情披露出来,还我一个公道!期盼着在我有生之年能够还我一个清白之身!我相信公道自在人心!!!”
  编者评论
  一项无从考据的债务,一场没有被告在场的官司,一位涉嫌徇私舞弊的法官,一个可通法外的原告,还有那位一直在等待清白的老汉!到底哪个是最接近真相的?应该由谁去揭开这个真相?应该由谁来主持这个正义?如果本应主持正义的人,正是践踏正义的!那么谁来正他的义?
  “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这是习近平在中央政治局第四次集体学习时提出的明确要求。习近平用“100-1=0”来描述司法公正的重要性。一个错案的负面影响,足以摧毁99个公平裁判累积起来的良好形象。更何况,对于涉案个人,一个错案就是百分之百。
  作为媒体,我们期待正义尽快到来,也请相关部门能够尽快还郭老汉一个清白。

责任编辑:

 最新消息
·飞来横债,雪冤无门--山东省禹城
·商丘睢阳区宋集镇:碎石料厂违法
·娄底全友家居5.1盛大开业 【保价
·三问上海高院刘晓云院长
·漳州:司法鉴定被第三方推翻 “当
·越韵城市上空的璀璨——中国著名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建站服务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版权所有:北京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