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生活  上海  成长  区县  农村  科技  校园  娱乐  图片  房产  女性  文学  消费 生活信息
关键字:
安徽涡阳县陈大镇嫌黑团伙 欺压百姓该谁管?
http://www.bjnew.net   来源:北网   2018-10-19 09:40:36

   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是以习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作出的重大决策。赵乐际同志强调:“要把反腐败同扫黑除恶结合起来,坚决查处黑恶势力背后的腐败问题,严肃惩治充当‘保护伞’的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当前“扫黑除恶”斗争不断深入,尤其对侵害农民利益的“村官恶霸”加大打击力度,广大人民群众无不欢欣鼓舞。近年来,安徽省亳州市涡阳县陈大镇姜洼行政村的群众多次向县里市里省里举报,姜洼行政村原村干部高友福、段体安等人员涉嫌黑恶势力团伙,经常殴打村民、操纵换届选举、侵吞扶贫资金,并利用殡改、低保等事项向群众索贿敲诈等违法违规行为,却迟迟未得到解决。

  殴打村民 长期霸占村务 操纵换届选举
  2017年3月20日上午,姜心玲到陈大镇政府找孟亚东书记反映情况,刚到镇政府大门内,姜心玲遭到事先在此等候的高友福、彭群、段体安及家人多人的当众侮辱、谩骂、殴打,姜心玲脸上、身上被他们吐的都是痰。姜心玲离派出所不到百米远的镇政府旁边的街道上,又被高友福、彭群、段体安带领家人把姜心玲的的车前后堵住,在光天化日之下又骂了40分钟(有视频为证)。

 


连续三次在镇政府、派出所、街道上对举报人姜心玲强加侮辱、谩骂、欧打,致使姜心玲身体上、精神上受到严重伤害,住院26天仍没有治愈。

 


2018年4月份,本行政村小段庄村民李相阳,年过七旬,收养一女儿抚养至15岁时被人拐骗走,李相阳老人积郁成疾,日子越来越苦,便到村委找高友福申请低保的事,高友福说李相阳老人是故意找事,并动手对李相阳进行大打出手,致使李相阳老人双耳出血(耳膜穿孔),只有忍气吞声,李相阳现已残废卧病在家,派出所也没有对高友福进行处理。
2017年春节前,在我们行政村选乡人大代表和县人大代表时,高友福、彭群、段体安违反国家选举规定,暗箱操作,在各村都安排自己的亲朋好友参加选举,代替各村填写选票,每村安排2-3人参选;其中安排燕彭丽、于金成在孙黑楼村负责填假选票,安排姜心题、刘书礼在姜洼村负责填假票,安排段体军、李廷好、段体安在段庄负责填假票;其他村庄都是如此,都是由几个人代替村民填假票,村民根本就没有行使选举权。
高友福使用恐吓及贿赂的手段当上了行政村村长,在任职期间,拉帮结派、笼络爪牙,还任用有犯罪前科的人员当村干部。目前又四处活动,为其有犯罪前科的儿子接任村长进行铺路。高友福扬言:不惜百万代价也要高家后代继续担任行政村干部。
2018年7月13日村委会换届,高友福、段体安为了长期统治、垄断姜洼行政村,大搞裙带关系,为以后牟取非法利益提供方便,不经法定程序,高友福把二儿子高庆丰、段体安(村副书记)的儿子段凯、孙心干(副主任)的儿媳燕彭丽、张洪敏(组织部审吊又被某领导保上去)被选为村干部。8月9日,大部分村民向县组织部等有关部门举报,高庆丰、段凯、燕彭丽等不符合有关条件被罢免。
利用“精准扶贫”政策,侵吞扶贫资金
  高友福、彭群、段体安利用职务之便,借办理低保扶贫的机会,向每一位申请人索取好处费2000元,给钱送礼的就给办低保,不给钱的就不给办理;如:段庄的李向才,家中有楼房二处、小汽车四部、县城及外地购买商品房四处,家中富的淌油,但其向高友福、彭群、段体安送了好处,便享有低保待遇。而同村的贫困户李向魁家中六口人,是来自于四个省的人组合成的家庭,无车无房,生活特别困难,因没有钱给高友福、彭群、段体安送礼(好处费),却享受不到低保待遇。
姜洼村村民姜心皊年过七十,已经丧失劳动能力,家庭经济相当困难,因没钱给高友福、彭群送礼,高友福、彭群、段体安将其享受的低保待遇撤销。
姜洼村小张庄村民魏书林兄弟二人都已年近七旬,丧失劳动能力,家庭经济相当困难,完全符合扶贫对象,但其没有给高友福、彭样、段体安送礼,便没有享受到低保待遇,也没有被列入扶贫对象。本村洼李村村民孙井德,现已89岁,一个儿子已死亡,家庭十分困难,去找高友福申请低保的事,高友福要孙井德老人给他拿3000元钱去帮他“请请客”,孙井德因一直没有凑够“请客”的钱,所以孙井德至今也没有享受到“低保”。
段体安身为村干部,与彭群又是连襟关系,其利用手中的权利,为自己的老婆李氏办理了低保,又为其干亲家段体军申报了扶贫户,而段体军家中有楼房一座、小汽车两部。
全村共有50多户贫困户,上级发放给贫困户每户200元的慰问金,彭群不发放给贫困户现金,将其自家商店卖不掉的过期牛奶、方便面等劣质食品高价冲抵扶贫款发给贫困户,几年来,高友福、段体安、彭群从中牟取私利万余元。
彭群、段体安、高友福还利用扶贫贷款做生意,国家给贫困户无息贷款指标每户5万元,高友福、彭群、段体安便将扶贫户的本收集起来,到农村信用社办理了贷款200多万元,此款由高友福、彭群、段体安留作自己做生意用或向外发放“高利贷”,从中牟取暴利;为防止扶贫户告发,高友福、彭群、段体安便私下给每位提供“扶贫户本”的农民2000元的“封口费”。
高友福在担任行政村村长期间,利用国家扶贫政策,虚报房屋改造(采用一户重复报二次),套取国家扶贫房屋改造补助款(每户3万元),共计6万元被高友福个人侵吞。
高友福在2016年土地使用权重新确认时,利用职务之便,为自己家多报20多亩土地,并颁发了使用权证,从此后,这20多亩土地的所有补贴款全打在自己的土地补贴本子上,可以计算出来,高友福每年贪污国家土地补贴款即可达到3千元以上。
高友福在任职期间,拉拢有盗窃犯罪前科的孙和彬担任孙黑楼自然村的队长,在农网改造期间,高友福与孙和彬、燕朋丽(电工的老婆)等人勾结,虚列名目向每户村民索要电表费每户100元(陈大村每户索要200元),共计收取5万余元,被高友福等人私分侵吞。因群众举报,高友福安排每户退还50元。
2016年,高友福、段体安与包点干部彭群利用职务之便,将全村6000亩农补资金(每亩补助20元)共计13万余元,领取后至今没有发放到农户,该款被高友福、彭群和段体安等人私分侵吞。
2016麦季,上级补贴给行政村的麦茬钱1.3万元,被高友福、彭群、段体安私分了,没有分到钱的村干部敢怒不敢言,私下便对外透露信息。
原村支部书记姜心中把原村里结余的6万元交给了现任村长高友福,此款也没有入行政村的账,被彭群、段体安、高友福共同贪污。
上级补贴给农民的有机肥每人5斤,全村5000多人的肥料全部被高友福、彭群、段体安安排人领走,被他们私分侵吞,群众“一两也没有得到。
利用殡改、低保等事项进行索贿敲诈
  高友福、彭群、段体安在主持姜洼行政村工作期间,在处理本村农民的殡葬、低保、危房改造等事项中,采取欺骗、威胁的手段对群众吃拿卡要、明敲暗索。利用死人来搜刮民财,大多数农民受传统习俗的影响,死了人不愿火化,高友福等人抓住农民这种心理,采取“明许诺暗告发”的伎俩,恶毒对本村办丧事的农民进行敲诈(现在已形成潜规则:送现金5000元至8000元、酒两箱、香烟四条,就可不叫火化了);姜洼行政村近三年里共死亡15人之多,高友福、彭群、段休安敲诈勒索群众钱财约10万元。
2008年高友福的长子高伟十年前在浙江省乐清市做废品回收生意,因争抢地盘,并收取同行业“保护费”与施姓兄弟发生打架火拼,高友福亲自指挥战斗,对方多人受伤,当地公安机关下发通缉令,高友福父子四人被抓捕入狱,高友福也被刑事拘留36天。高友福回到家乡后,到处炫耀自家的“火拼”事迹,并以“黑老大”自居。
2018年9月13日上午就此事记者赶到陈大镇政府,该镇栗书记没见到,于镇长安排镇办公室王主任先接待记者,随后,于镇长趁机溜走躲避采访。
下午,记者联系了涡阳县政府熊国洪县长,熊县长发来短信称在开会并让记者发短信告知要了解的事件,记者就将群众反映姜洼行政村原村干部高友福、段体安等人员涉嫌黑恶势力团伙,经常殴打村民、操纵换届选举的事件发短信告知了熊县长。随后,熊县长安排相关人员与记者取得了联系。
姜洼村的多位村民认为,高友福、彭群、段体安在担任姜洼行政村干部期间,利用职务之便,采取欺上瞒下、弄虚作假等方法,大肆侵吞公款、扶贫物资,其在经办“低保”扶贫户待遇、危房改造补助款发放以及办理土地补贴过程中,捞取好处、索取贿赂,已经在当地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短短几年内,高友福、彭群、段体安就侵吞贪污达百万余元。其行为涉嫌黑恶势力团伙,并触犯我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三百八十五条的规定,分别构成贪污罪、受贿罪、寻衅滋事罪、侮辱罪。为切实保护国家和人民群众的利益,惩治腐败,扫除黑恶势力团伙,恳求纪委监委、公安等部门对高友福、段体安等人为首的黑恶势力团伙立案查处。(包博萍)
来源:http://tianvein.com/a/shehui/20181018889.html?from=singlemessage

责任编辑:

 最新消息
·安徽涡阳县陈大镇嫌黑团伙 欺压百
·做不了支付宝锦鲤,还可以做东方
·北京爱尔英智眼科医院
· 河南省淮阳县城关镇为80岁退伍
·拒不执行还盖新房 判你拘役止你
·发挥青工在企业发展中的作用研究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建站服务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版权所有:北京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