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生活  上海  成长  区县  农村  科技  校园  娱乐  图片  房产  女性  文学  消费 生活信息
关键字:
江西银行苏州分行被诉欺诈案原被告均上诉
http://www.bjnew.net   来源:北网   2018-10-08 16:58:07

  【《法律与生活》杂志社记者盛学友 报道】刚刚结束的国庆节假期,李飞没过安稳,满脑子都在想自己的案子,虽然判决合同解除了,理由却是重大误解,“明明是银行欺骗我们不懂行的,一审法院却仅凭‘确有瑕疵’、‘疏忽大意’就万事大吉了?这不是在玩文字游戏吗?”

  9月20日,原告李飞、朱洪君对苏州工业园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园区法院)一审判决不服,向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上诉状,提起了上诉。

  被告江西银行苏州分行也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了上诉。

  一审判决认为,原、被告系基于不符合事实的认知错误作出的意思表示而签订债权转让协议,符合重大误解的构成要件。

  一审判决撤销原、被告签订的协议;被告返还原告债权转让款近2000万元、未付部分按年利率6%支付利息,交易手续费8万元由原被告各承担4万元。

  一审判决:是重大误解,不存在欺诈

  江西银行苏州分行(以下简称银行)享有的债权之下有一宗土地和房产,是被法院财产保全的保全物,该宗地块属于江苏奔球制管有限公司。

  2017年9月8日,银行与李飞、朱洪君签订债权转让协议,将该笔债权以1982.79万元的价格转让给李飞、朱洪君。

  后来,李飞、朱洪君发现,该宗土地使用权人早在10年前就已变更为其他公司,为此,李飞、朱洪君认为,银行存在欺诈,不对2017年7月21日到国土局调档查询到的土地使用权人变更以及此前2017年6月26日因江苏奔球制管有限公司等无财产可供执行法院给银行下达并于当日签收的终结执行裁定书如实予以披露,导致其误判而签订无法实现合同目的的债权转让协议,遂将银行告上法庭要求撤销该协议。

  《法律与生活》杂志社分别以《江西银行苏州分行被投诉欺诈客户2000万》、《江西银行苏州分行被起诉欺诈2000万》、《江西银行苏州分行被诉欺诈2000万庭审纪实》为题,发表了三篇报道,引起较大社会反响。

  该案争议焦点为,该案是否存在欺诈或重大误解及双方过错程度。

  一审法院审理认为,原被告双方签订合同过程中,被告不存在欺诈问题。理由有三条:

  首先,双方认可在2017年7月21日被告工作人员赵正中及覃姓、薛姓二位律师及王哲、胡方刚共计5人,至张家港市国土局调查土地登记内档,被告方调取后并转交给原告的9页文档与法院调查令内容相符,没有隐瞒调取其他材料的基础。

  其次,即使被告要查询的土地证号档案与实际利用档案中土地证号不符情况确实存在,一则被告查询土地证号对应的档案中并无注销资料,二则存有或因国土局工作人员、或因被告方的疏忽大意未能查询利用全部档案的情形,故无法得出被告方一定得知该土地实际存在注销情况,进而得出被告有意隐瞒的结论。

  再次,对原告提出被告收到执行终结裁定后未向原告披露,导致原告作出误判的意见,一审法院认为,涉案执行终结裁定系法院对被申请执行人具有执行可能性财产线索的汇总,并不能穷尽被申请执行人所有的财产线索,且为程序性终结,且双方在缔约前对涉案土地所有权情况也进行了调查,登记部门出具的登记建档信息也显示土地房产仍登记在奔球制管公司名下,可见,原告并非以执行终结裁定作为其判断涉案土地是否在奔球制管公司名下,并最终决定是否购买涉案债权的基础,故被告在双方签订债权转让协议前虽未将该裁定披露交付原告,确有瑕疵,但并不能得出被告存有欺诈故意的结论。

  经开庭审理,一审法院认为:

  原告与被告签订债权转让协议,是为了获得涉案土地处置权,以期实现该土地价值最大化,因原告不是涉案转让债权当事人,无法获得该宗土地产权登记情况,被告将从国土部门取得的土地登记情况通报给原告,基于物权公示公信原则,原被告有理由相信土地登记部门的登记、查封情况即为真实情况,并基于对产权登记及查封情况的信赖而签订债权转让协议。

  虽之后了解到涉案土地登记信息与登记内档中注销材料存在矛盾,而至今该土地上房产登记使用权人仍为奔球制管公司,即在原被告签订债权转让协议时,实际使用权人并不能确定为奔球制管公司还是江苏省粮食集团,原被告系基于不符合事实的认知错误做出的意思表示而签订该债权转让协议,符合重大误解的构成要件。

  根据合同法规定,因重大误解订立的合同,当事人一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撤销,故原告主张撤销原、被告签订的债权转让协议,予以支持。合同被撤销后,被告因该合同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

  至于此次转让产生的交易费8万元系江苏金交中心收取,因双方均无过错,由双方各自承担一半交易费4万元。

  被告应从收到债权转让款2017年9月11日起向原告支付债权转让款未付部分为基数按年利率6%计算至实际返还之日的利息。

  原告上诉:银行欺诈,过错明显,应担全责

  李飞、朱洪君上诉认为,一审判决关于银行不构成欺诈的理由不能成立,即便构成重大误解银行方面过错也非常明显。故请求二审法院改判原审部分判项由被上诉人银行按年利率24%支付利息、偿付手续费8万元。

  李飞、朱洪君从三个方面驳斥了一审判决关于被上诉人银行不构成欺诈的理由不能成立的结论:

  第一,一审判决认为银行方面调取档案后转交给上诉人的9页文档与调查令内容相符,无隐瞒调取其他资料的基础。该说法不成立。

  园区法院已出具执行终结裁定,之后仍出具调查令,意在让银行查明奔球制管公司名下财产登记情况是否与执行终结裁定不符。如相符,则证明该终结裁定正确。如不符,则银行理应立即申请恢复执行。然而银行在调查后没有向法院反馈任何新的查明事实的情况下,足以证明银行调查结果与终结裁定相符。在此情况下,银行没有将土地注销资料交与上诉人,显属隐瞒事实,构成欺诈。

  第二,一审认为证人王哲、胡方刚系实际代表上诉人,其陈述与本案有利害关系的认定也是不正确的。

  王、胡仅作为交易中间人,并非上诉人的代理人,没有必要做虚假陈述。且王、胡二人在一审两次出庭作证,对于查档所陈述的事实细节基本一致,作为事件亲历者,他们的证言具有相当的可信度。更何况,银行两位专业律师以及一位具有相当风控经验的职员,对于薄薄的三本档案中的注销资料,不可能视而不见。上诉人的一审代理人持法院调查令轻而易举即调取到注销资料的事实足以印证。

  第三,一审将银行未予披露执行裁定的行为仅仅认定为“瑕疵”,是不正确的。

  该事实实际系银行构成欺诈的核心事实。虽然该裁定仅为程序性终结,但法院并非随意做出,而是经过查询了包括奔球制管公司在内的所有被执行人的所有财产线索,并向银行代理律师做了详细的笔录,在银行方面明确无法提供任何财产线索并同意终结执行的情况之下做出的。

  对于如此重要的一份法律文书,银行的刻意隐瞒行为,显然不是简单的“瑕疵”所能解释的。上诉人固然基于土地部门的登记信息做出购买债权决定,但如果银行及时披露了该执行裁定,上诉人显然会重新评估该债权的实际价值,更加审慎地调查核实实际的土地登记情况,并最终做出正确的决定。因此,就该执行裁定而言,银行的刻意隐瞒和欺诈行为是昭然若揭的,也是无可辩驳的。

  对于一审判决以重大误解来判决撤销合同,并认为双方均无过错的认定,李飞、朱洪君上诉认为,即便是重大误解,被上诉人银行的过错也是非常明显的。

  首先,银行未予披露执行裁定的行为,构成重大的过错。如上所述,如果被上诉人及时披露了该裁定,上诉人根本就不可能有所谓的误解发生,就不可能支付2000万元巨款来购买根本无法执行的所谓债权。

  但是,一审判决认为,银行不披露执行裁定的行为,不构成欺诈,而是“确有瑕疵”。既然确有瑕疵,银行自然难逃其咎,理应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

  其次,关于2017年7月21日的查档行为。即便确如一审所言,不属于银行恶意隐瞒和欺诈,而仅仅是疏忽大意,但是,难道疏忽大意就不是一种过错吗?银行委托了包括两名专业律师在内的三个人去查询内档,却连最基本的案涉土地已经注销的资料都没有查询到,这不是过错,又是什么?

  综合以上所述,即便银行没有恶意隐瞒和欺诈,本案构成重大误解,但是,银行“确有瑕疵”的未予披露执行裁定以及“疏忽大意”的未能查询到注销资料的行为,均最直接导致了上诉人重大误解的形成,说明银行过错明显且很严重,理应承担全部责任。

  李飞、朱洪君上诉认为,这次债权转让协议的撤销,不论系欺诈还是重大误解,均系因银行完全过错所致,其理应对于上诉人的全部利息损失以及交易手续费承担全部责任。

  被告上诉:本案不构成重大误解

  本案被告银行方也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了上诉,认为原审判决审查事实不清,定性及适用法律错误,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改判。

  银行上诉从五个方面分析认为一审判决存在的问题:

  原审法院并未认定涉案土地使用权人和地上房屋所有权人并不是奔球制管公司,因此,被上诉人以“奔球制管公司名下并无任何财产可供执行”为由要求行使解除权的基础理由不能成立;

  原审法院认定案涉债权转让协议的签订与通常金融不良资产转让不同,但是并未就此进行事实分析与法理阐述,更未列明任何法律依据;

  被上诉人原审诉状陈述两原告购买债权的目的在于取得奔球制管公司名下土地与房产,表明被上诉人清楚其所购买的是债权,而取得土地和房产是该协议目的实现后的目的,是递进关系,并非并列关系;

  案涉债权转让是公开挂牌交易,被上诉人签署了相关文件,自愿承担风险造成的损失及不能获得相应预期利益和后果,其对案涉土地并未进行了解,其应承担未尽调查责任之不利后果;

  本案不构成重大误解,原审以重大误解解除双方协议,适用法律错误,即便是重大误解,上诉人也并无过错,原审判决内容无事实和法律依据。

  该案一审判决后,原、被告均提起上诉。二审结果如何,《法律与生活》杂志社将继续予以关注。

来源:http://www.falvyushenghuo.com/html/2018/dujia_1008/36470.html?from=singlemessage

责任编辑:

 最新消息
·江西银行苏州分行被诉欺诈案原被
·河北大名土地出让“招拍挂”“内
·安徽萧县:基层选举集体陷文凭“造
·庆国庆爱心企业家走进山东临沂兰
·四川眉山:非法采砂涉黑涉恶 主管
·青岛良木有限公司:何时还我的股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建站服务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版权所有:北京在线